ca888亚洲城 多彩雷山 印象雷山 景点景区 旅游线路 经典苗寨 吃在雷山 住在雷山 玩在雷山 雷山特产
亚洲城娱乐 雷山视频 文化遗产 民族节日 银饰服饰 习俗禁忌 苗族歌舞 文学艺术 旅游在线 雷山画册
  您现在的位置: ca888亚洲城 > 文章中心 > 旅游文化 > 文学作品 > 正文
心有千千结
作者:吴子勇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:2013-7-24 23:15:16

心有千千结

吴子勇

天不老,情难绝;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--宋·张先

 

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道,恰似围棋盘上布满了棋子,错落有致,放眼看去,夹杂其间的野花绿草别有生气,景致优雅。路的南面凸立一面泥巴夯实的土墙,墙面稀稀落落点缀了不少蜂儿钻墙筑“屋”留下的小洞,一棵抱大的老桃树卧身于墙面之上,舒展的树叶像一把大伞遮住了土墙和鹅卵石路面。桃树上股股的结桃清香味道随风弥散开来,浸人心脾。

那是炎热的七月之际,知了狂躁桃树枝头,凤凰虫闻到结桃的芳香正在桃树的四周飞舞。饭后的时光,叔百无寥寂地躺在桃树的枝桠处,嘴里不停的哼着李春波的《小芳》曲子: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,长得好看又善良,一双美丽的大眼睛,辫子粗又长……此时,寨子里叫雅芷的姑娘戴着薄薄的布制凉帽,穿着一袭白色裙子从桃树下走过,就在这一短时间里,叔快速的摘了一个结桃,扯高扬气的叫喊:“雅芷,我家的结桃熟了,给你来一个”。

雅芷姑娘抬头看坐在桃树上的叔,浅然一笑,然后摘下凉帽,双手牵着帽檐。

叔将最大的结桃往雅芷姑娘的凉帽扔去,只听到“嘣”的一声,姑娘的布凉帽起了一个洞,结桃摔在了她的面前,溅起的果汁洒在了白色裙上,看上去像是镶嵌了朵朵山花。就在此刻,雅芷姑娘的脸一阵绯红,像一团火烧云,她头也不回的跑开了。叔在树上大笑。

“等等,雅芷,还有几个大的,重新来一个”。

雅芷姑娘脚下生翅,飞的五里不见背影。

 

叔健壮的身体,高高的身材,像一头永远使不完劲的水牛。每天早上六点过叔放牛出去,都会在后山砍上一挑一百多斤重的生柴。虽然挑着重担,但是叔脚下依然生风,撵着老牛走的飞快。回到家中,“啪”的将生材扔到老屋的角落,然后退下牵担(即扁担,两头用生铁打成尖状,便于穿插。三穗、镇远、岑巩一带叫牵担。),拿在手里疯狂的舞来舞去,向一位凯旋归来的将军。随后走进伙房,用三奶做的青椒咸菜、咸菜汤狠狠的吃上四大碗饭。

寨子里的人都在说叔喜欢雅芷姑娘。我时常看见叔有事无事总是喜欢从雅芷姑娘的家门口走过,雅芷的母亲见到叔总是问:“小元,吃饭了没有?”叔就迫不及待的回答:“吃过了,吃过了的。”然后快速的离开。走的急忙了,脚碰到石头,脚趾头出了血,他还是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。每当这个时候,雅芷姑娘听到母亲的说话声就会偷偷的掀开木质闺房的窗帘,悄悄的偷看叔,她的心跳动得多么的快,一种莫名的情愫隐隐的在心底发酵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奔泻出来,一发不可收拾。母亲的叫喊声一下子也忘却,半天才反应过来。“哦,来了,有什么事吗?满妈!”雅芷姑娘的回答牵牵扯扯,勉勉强强,似断还连。

叔的确喜欢雅芷姑娘。五月的时候,叔家门口的那株栀子花开得恁是浪漫。夜晚降临,寨子里都沉浸在淡淡的栀子花香里。那是一个晚霞染红西天的傍晚,我看见叔采摘了一束栀子花,插在啤酒瓶子里,在寨子西边的千年古梨树下,交给了雅芷姑娘。叔一把栀子花交给雅芷姑娘,穿着拖鞋的脚跑的真快,吧哒吧哒的,像是一阵急雨。从田野里归来的麻鸭群被吓了一大跳,嘎嘎的叫个不停,噗噗的飞跑着,卷起了一阵灰尘。

农历六月初六,是三穗县良上乡的“六月六节”,与此同时,也是吴氏家族晒谱书的日子。家族里的人会聚集在一起,将自家的家谱放在一起晒太阳,以免家谱被虫蛀,并由家族里的长辈讲解先人的迁徙路线,族人的分支,先人获得成功的故事。同时教育鼓励家族子弟:外出豪结四方朋友,内尊长辈父母;刻苦勤学,磨砺意志;旷达胸襟,志存高远,以成家国栋梁之才。

每年的六月六,良上乡都会举办斗牛、篮球赛、山歌赛等活动,其中的山歌吸引了来自天柱、岑巩、台江、剑河等县的青年男女,他们荟萃一堂,一展歌喉,向心动的姑娘表情达意。六月六日那天一大早,我看见雅芷姑娘怯生生的跟在叔的后面,她半推半就的走着。叔推着一辆破旧的永久牌自行车,小心的穿过寨子门口那条铺着小石头的路,他生怕惊动寨子里熟睡的人们。

从寨子门口的路到良上乡,差不多30里路,自行车在泥巴路上左拐拐,右拐拐的走动着。雅芷姑娘坐在叔的自行车后面,她伸开双手,高兴的舞动着,风吹着她秀长的头发,路两边茂盛的秧苗不停的往后退去,整个画面唯美得像一幅油画。叔有使不完的劲,他狠狠的蹬着自行车往良上乡驶去。在贵秧水库的路段,基本上是上坡路,叔一直推着雅芷姑娘。雅芷姑娘微微的笑着,像一位国王的公主,而叔只是国王的一个奴隶。

良上乡的“六月六节”热闹非凡,许多青年男女为了找到自己心仪的对象,都用山歌向对方表达了自己的倾慕之情:或豪爽直白,或诙谐多趣,或含蓄点染托物言意。山歌一直唱到凌晨,然后彼此心仪的青年男女独自找一块空地,在山脚、河边、桥上倾诉爱慕。

那是一座和缓的小山丘,山上树木郁郁葱葱。皎洁的月光洒满了田野、河流。叔牵着雅芷姑娘的手,静静的坐在山丘之下,他们彼此欣赏般的看着对方,突然,叔猛然的抱住了雅芷姑娘,他像猛兽一样狂吻着她。雅芷姑娘闭着眼睛,任由叔吻她的额头、脸、嘴唇,她的脸烫烫的,像是一炉燃烧的炭火。

“水元哥,你要了我吧!”

 

叔要参军了,寨子里的人都为叔高兴,大家都去他家喝酒了,那次三奶杀了一头大肥猪,猪的膘有六七厘米厚。叔去参军的那天,他戴着一朵大大的红花,看起来非常叫人羡慕。也就是叔去参军的那天夜晚,雅芷姑娘哭了一整晚,叔一走,她就像是落了魂一样,她隔一天就跑到对门街的小卖铺,问接信件的袁老头有没有自己的信件。雅芷姑娘日思夜想,她在梦里经常梦见叔,叔穿着军装,扛着冲锋枪,看上去英姿飒爽。

终于,有一天雅芷姑娘收到了叔的来信,叔在信中写到:

亲爱的:我来到云南一切都好,战友们都很好,胜过兄弟。我也不晓得怎么的,离开你之后,我每天都梦见你,想你的笑容,想抚摸你的小手。请你一定保重好身体,等我一回来,我就娶你做我的老婆。

爱你的元

1990年11月20日夜 

 

 

退伍之后,雅芷姑娘嫁给了叔,雅芷姑娘也就成了我的叔妈。

    那是90年代的时光,我的叔妈嫁到了我们吴氏家族,她的嫁妆有一部黑白电视机,那段时光我们时常在她家看电视,叔妈最爱在电视剧《义不容情》播出之前哼上一段《一生何求》,因此在我幼小的心灵中也就深刻的记住了我的叔妈。 

    叔妈还没有嫁到我们家族的时候,她是我们寨子里最漂亮的女人,她芊秀淳朴,自然清丽,而且善良勤劳。每年过年的时候,寨子里的小孩都会在春节的晚上,穿上爸妈买的新衣新鞋,在大年初一的早上听到父亲鸣炮祭祀老人家(祖宗)之后,小孩子们就立刻起床,拿着一个准备好的袋子,准备出发去寨子里挨家挨户的拜年。寨子里的每户都为孩子们准备了好吃的水果和压岁钱,一早上下来,孩子们的荷包里鼓鼓的,袋子里装满了各种水果和压岁钱。我刻骨铭心的记得,那时叔妈还没有过门,我们去她家拜年的时候,她给了我们许多的水果和糖果,还有红包。那个时候,叔妈打扮的非常的漂亮,她还擦了淡淡的粉,并且涂了淡淡的唇膏。 

    那是寒冷的冬季,天甚是阴冷,山上都开始结冰了。我非常清楚的知道,我们那要是快下雪了,你只要看山上的青松,要是山顶的青松开始结冰并且逐渐往山下结冰的时候,那么离下雪就不久了,最多一两天。寨子里的姑娘都坐在火桶里烤火,鲜艳的炭火发出耀眼的光。姑娘们在绣着精美的鞋垫,那时候叔妈也开始为叔绣了鞋垫。寨子里叔妈的绣法非常独特,她讲究将花鸟进行完美的结合,追求一种自然天成的美感。那次在烤火的时候,叔当着许多姑娘的面,他大声的对叔妈表明了爱意,并且深深的亲了叔妈,那次叔妈脸都快要红破了,比热热的炭火还要红。 

    叔妈过门的时候,全寨子的人到来喝她的喜酒。叔妈出嫁的那天她头上戴着一块绣着大红花的红布,那时叔妈是寨子里最幸福和最美的女人。寨子里大人都去叔妈家帮叔搬嫁妆,叔妈嫁来的时候,她哭了。因为在我们那里女人出嫁都要哭,而且哭的越是伤心越是能够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深切情感。 

    叔家就在我家隔壁,那时我可以天天看到叔妈,她打扮的非常美丽。叔妈做的菜很好吃,快要到吃饭的时候,我和许多小孩子都会跑到叔妈的厨房看着叔妈炒菜,最终我们都会尝到美味可口的菜肴。 

后来叔和叔妈都外出打工去了………… 

    几年后,我听母亲说叔妈在外面生病了,而且得的是一种很怪的病。后来叔妈回到了家里,叔也回来啦。那是2002年,我参加高考的那一年,也是叔妈病重的一年。叔妈得的病在县里的医院治疗不好,在广东那边也治不好,在凯里也治疗不好。2002年,那是非常悲伤和惨淡的一年。叔妈的病情在一天天的加重,她一天比一天的瘦了下去,眼睛里起了一个小小的窝。当时寨子里的人都来看望叔妈,并且买了很多的东西给叔妈吃,可是叔妈什么东西也吃不下,她唯一可以吃的东西就是稀饭。我非常热爱生我养我的故乡,我熟悉那里的每一块土,甚至每一棵树生长的位置,我更加感怀的是故乡里人们的那份情。 

    2002年的秋季,阳光甚是吝啬,阴淡的很。每天叔都还很早的起床,他抱着叔妈坐在家门前的椅子上,那时候叔妈看起来瘦骨嶙峋,她每天都起的很早,她希望能够多多的看上早上升起的太阳。暖和的阳光洒在叔妈的身上的时候,我看到了她脸上写满了微笑,虽然她的微笑被病魔给折磨成一种病态的美,但是我仍然觉得叔妈的微笑是她心底最愉悦的述说。那时叔妈的神智变得不清晰起来,叔时常叫叔妈叫前来看望她的人的名字,那次我也去看望叔妈了,叔妈很清晰的叫出了我的名字,当时我的心中满是凄凉,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会被病魔折磨的像这样呢?当时我差点哭了起来,眼角有些湿湿的,我最终没有哭泣,面对叔妈的面,我不能显示的那么脆弱,这最起码是对她战胜病魔的一种鼓励。 

    叔妈看到晨曦的光芒的时候,她显得非常的兴奋。像是召唤起了她以往的一切快乐,她的眼神一直盯着太阳升起的方向,她想着叔在六月六的夜里吻了自己,她想到了叔送的栀子花,她的嘴角洋溢着淡淡的笑意。叔一直站立在叔妈的身后,他温柔的抱着叔妈,将他的头轻轻的靠在叔妈瘦小的头上,他的眼睛里满是无奈和苦楚,很久以来,叔一直在给叔妈寻找治疗的良医,可是不管怎样,叔妈的病还是在一天比一天的加深。 

叔妈最终还是走了,悄无声息的,如此美丽善良的人走了,那是在2002年的秋季。 

    寨子里的人都来到了叔家里,所有在场的人都哭泣了。那时候我第一次看到了叔哭泣的像头怒轰的狮子,他紧紧的抱着叔妈的身体,他的眼睛里全是泪水,他大声的喊着叔妈的名字,声音十分的凄厉。寨子里的人都来帮助叔办理叔妈的后事,大家的心情都非常的沉重,人们对叔妈的去世都感觉到惋惜。母亲常说:弄个好的一个人,怎么说不在就不在了呢?多可怜的一个人呀! 

    那是夕阳西下的傍晚,风在徐徐的吹动。杉木的颜色变得深翠,枝桠在微风中轻轻的摆动,像是在呜呜哭泣。叔妈的坟墓就在我们村附近的菜园旁,那天傍晚,叔一个人静静的呆立在叔妈的坟墓前,他点燃了一只蔓萝花牌香烟,轻轻的抚摸着叔妈的碑,然后顺着碑摸着了叔妈的名字,他感觉到一切是那么的变化无常,他仿佛看到了叔妈就在他的眼前。忽然,叔重重的跪倒在叔妈的坟墓前,他趴下魁梧的身体,卧倒在叔妈的碑前,他的脸上满是泥土,眼睛红红的。 

    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,秋季里很正常的响起了秋雷。叔就一个人在叔妈的坟墓前睡了整整一个晚上,他的全身被雨水淋湿透了,叔看起来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那天早上,我亲眼看到叔混混沌沌的从叔妈的坟地里走来,他的身后是一堆黄色的泥土,那是叔妈的新坟。叔粗大的脚印深深的留在了他走过的小路上,嵌着一个个黄色的泥巴脚印,我依稀的看到叔妈的笑容正在对着叔离开的方向,她的笑容就像一阵春天里的惠风,轻轻的朝叔吹来,掀动了叔几个月来没有洗的头发,叔的头发看起来像一个鸟窝,乱蓬蓬的……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注:2008年12月16日于雷山望丰乡,2013年7月19日改于雷山宣传部文明办 

 

   

  


 
文章录入:lsxc    责任编辑:lsxcblx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固顶文章中共雷山县委十二届三次全体(扩大)会议隆重召
    固顶文章“雷公山之巅 巴拉河之夏” 山地自行车大赛3选手
    固顶文章县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学习贯彻全省、全州半年经
    固顶文章雷山银匠村吃新节银饰之约·爱情之旅精彩谢幕
    固顶文章雷山县委副书记、县长袁刚到雄必富调研民族民间
    固顶文章苗岭第一峰雷公山19度低温文化套餐任你玩美一月
    固顶文章雷山县委副书记、县长袁刚一行北上河北涿鹿参观
    固顶文章雷公山“黑毛猪刨汤”受凯里市民青睐 (图)
    固顶文章黔东南州将于7月20日举办“雷公山之巅·巴拉河之
    固顶文章2009中国·雷山苗年活动图片
    普通文章心有千千结
    普通文章《苗都雷山》黎淮西之——鲜酸美味漫雷山
    普通文章《苗都雷山》何林超之——雷公山下农家乐
    普通文章《苗都雷山》吕瑞华之——美好生活等不来
    普通文章《苗都雷山》吕瑞华之——苗家富裕起新楼
    普通文章《苗都雷山》赵明和之——包谷情思
    普通文章《苗都雷山》李建国之——我爱这服饰上的苗族
    普通文章《苗都雷山》游来林之——西江为什么会这么大

    中国十大最好玩的地方 中国苗族文化中心 中国苗族银饰之乡
    E-mail:lsxcb1001@163.com Tel:0855-3331855

    中共雷山县委宣传部 外宣办直管网站 备案许可证编号:黔ICP备09003053号

    Copyright (C) 2005-2010 ca888亚洲城_亚洲城娱乐|ca888亚洲城官网欢迎您 All Right Reserved.

    未经本站许可不得建立镜像连接 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 目的为了方便网民 任何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

  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

    Baidu
    搜狗